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6

值得感恩的一天

值得感恩的一天 值得感恩的一天: 今天2016年10月1日是值得我在中医路上感恩的一天。今天,是我中医路上的一个新里程碑的开始。在我的生涯中决定设定一个针灸临床试验的一个新的针灸研究指导规範。这使我觉得这世界变得更明亮和美丽。只因为我放弃了梦想让针灸临床实验做得让西医界接受,去做證据为基础的临床试验。那是去穿一双不适合针灸临床试验踩入的鞋。是名符其实的让中医老人“穿小鞋”。 经过与https://www.sciencebasedmedicine.org的作者哈里特·霍尔博士(Dr. Harriet Hall )和大卫·戈斯基博士 (Dr. David Gorski) 叁天的讨论,我发现,我们是不同的专业,有不能苟同的观点。我们对每个病人做他自己适合的独特治疗。而他们以證据为基础的科学家坚持双盲和统一的治疗取穴用於所有的临床试验病人。我觉得我要拒绝削足适履,去穿他们的鞋子後做临床试验。未来,我将创建一个新的方式做临床试验,并公佈治疗效果。 原因如下: 宇宙是多样化的。没有单一的标尺可以用来衡量一切。这就是为什麽许多天才从学校失败而退学,脱离学校教育後,成就惊世!所以,父母不要责怪您的孩子在学校的成绩让您失望。找出原因并纠正孩子的学习错误或找出适合开发孩子的天赋的一所学校。 循證临床试验需要筛选样品病人,并使用相同的穴位来治疗所有病人而不考虑个案的需求。无论初始如何严格筛选,临床试验中,病人从生活环境变化,情绪的干扰,生活方式,病原体侵入等可能会导致个性化治疗的需求。但是,这种情况被證据为基础的临床试验忽略。当我在我的针灸学校作实习生时,我曾经遇到过證据为基础的临床试验。 證据为基础的临床试验是在一个封闭的系统来完成。作为医疗服务的第一线医师,我们面对的病人是没有选择的。这是一个开放的治疗系统。我们都知道,从室内环境中养殖的植物或动物移到户外时常有需要专人看管,以帮助过渡期的适应生存。否则,植物或动物可能会死。有时候,过渡期有足够长的时间,也可以作为另一个研究课题。 针灸治疗没有办法做针灸双盲研究。这是由於我们的任何身体的点可以是啊是治疗点。这意味著,在我们的身体所有的点都在经脉覆盖範围内。通常情况下,中医师多使用针灸的经络正式穴位。不过,也常有功能强大的新的奇穴被发现。他们或许不在正常主经络循行路上,但是却被正经的分支经络交叉覆盖著。 在这麽多才华横溢的研究人员和不可数的资金投入科研,医疗服务提供者有更多的数字增长,并遵循科学式的规格教育加入医疗体制。结果?却有越来越多的更严重的患者患病。患者的年龄迅速下降。这应该存在什麽不对之处?我们应该跳出原来的框框做思考。什麽需要改进或改变?系统中缺什麽?我认为,应该考虑解决现实问题和要得到的结果作为考虑基础。这是反式思考。而不是制定遊戏规则,或说是用制度制定筛选规则,尤其是一群瞧不起中医,又不屑学习,带著有色眼镜的人来用西药临床实验规则来硬加到针灸临床实验上,选择性的治疗病人。在这种筛选下,总有病人被甩出治疗方案而求告无门! 作为病人的一线治疗医师,我关心所有患者的生活质量得到迅速恢复,生命得救,花的成本是最小的,不要让我们的後代生活在人类与动物基因混合的人形生物社会生活,是我努力的目标。 正如我最尊敬的老闆之一陈信雄先生(Mr. Gary Chen)说的:“我自己评价自己,而不是从他人的嘴巴来评价我自己。” 或者,许多成功的企业家说的:“我们跳出原来的框架来解决现实世界的问题,我们敢於与别人不同!” 我今天要庆祝我的职业生涯由西医的證据为基础的临床试验的科学家制定的桎梏中解脱的一天!我打破从学校学到的只有基於證据的临床试验数据才可以作为公认的值得尊敬的治疗的迷思。不管教育程度和有没有学术荣誉,我尊重所有的一切医疗服务人员,奉献自己的生命,使他们的病人的生活过得更美好。 同时,我很感激哈里特·霍尔博士和大卫·戈斯基博士的投入,尤其是霍尔博士唤醒了我的天性本能,不去盲目追求被他人认可。感谢这叁天宝贵的经验。 © 寰宇针灸与传统中医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